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财科动态 财科观点 内容详情

李成威 | 耶伦行程过半,值得关注的6个问题

发布日期:2023-07-20 08:21 点击次数:5336次 字体大小:

编者按

7月8日,耶伦访华第三天。行程过半,耶伦已与中方举行了系列会见。在耶伦开启访华行程后,首先代表中方进行回应的是财政部。7日,中方表态说,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,贸易战、“脱钩断链”没有赢家。在7日下午与中方的会见中,耶伦也表达了相同的态度:美方不寻求“脱钩断链”。

中美经贸关系如何健康发展,又该如何为实现互利共赢,创造良好环境?对此,近期一直在关注耶伦行程的专家——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全球风险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成威,接受“玉渊谭天”采访,从合作化解风险的角度,分享了自己对中美交往的认识。

 

谭主: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此行访华,玉渊谭天发布的一个细节引发了广泛的热议:中国财政部官员在接机时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。有人评论道,下雨天只看脚下可能是一路泥泞,抬头看天空可能是彩虹。这也体现了许多人对这次访问的关注。想先请您从专业角度解释一下,中美本次系列会见的背景。

李成威:财长在美国有很重要的地位,在美国的内阁官员里排序紧挨国务卿,在美国这么多经贸官员中,第一位访华的是财长耶伦,这从一个侧面表明美国确实非常重视中美经贸关系。

本次访问,中方由财政部负责接待。实际上,美国的财政部跟我们的财政部在职能上有差别。最重要的差别是,美国财政部除了管理其国内的财政预算收支事务之外,更多地承担全球经贸事务管理的职能,包括国际金融监管等,服务于美国在全球的风险管控。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,美国的对外经贸关系、美债还有很多的金融监管事务,都属于财政部管理,它的职能非常广。

美国财政部更多把眼光放在全球,这也意味着,美国财政部需要强化与中国的沟通交流,应对全球问题。随着全球交往的增加,中国的财政部门正在以大国财政视野,进一步强化全球事务的职能。

 

谭主:中方在7日提到,中美经济利益紧密交融,互利共赢是中美经济关系的本质,贸易战、“脱钩断链”没有赢家。您如何看待中方表态?您又如何评价美方的回应?

李成威:中方表明的立场是一贯的,这次强调,就是要给耶伦听的。

耶伦7日下午在会见中也提到,美方不寻求“脱钩断链”,寻求美中经济互利双赢。这表达了她的态度。耶伦来访的目的肯定也是来寻求一个公约数。之前耶伦也强调了很多次,“脱钩”对美国没有好处。现在重申,也是在与中方的表态呼应。

不过就在这两天,也有外媒在炒作“中国使用非市场工具”。而实际上,这个说法的逻辑并不成立。

美国自身以国家安全为借口,出台了对外投资审查相关法案,并强化对国内产业的补贴力度。美国自诩市场经济,却是破坏市场经济的先行者。所有国家根据自身经济发展要求,都有产业安全等各个方面的国家安全问题,自然也有基于捍卫国家利益的具体行动。美国的指责没有道理。

 

谭主:耶伦7日见了美国在华企业的代表。在耶伦启程访华的时候,许多美国企业家都在呼吁中美合作。耶伦这次访问需要如何给美国企业家们释放信心?

李成威:企业最想看到的是投资和发展环境的稳定,有稳定的预期,他们最担心的就是不确定性。美国要给自己的企业信心,就不能再恶化中美关系。根据最新数据,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的大背景下,2022年进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增加了5%,达到1890亿美元,这是中国提供的确定性。实际上,耶伦来访是比较高级别的经贸官员的访问,本身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释放:中美两国沟通的渠道是畅通的,中美是有意愿管控风险、管控分歧、试图稳定两国经贸关系的。这恰恰是稳定企业预期的重要基础。

 

谭主:我们注意到,一些美国媒体在讨论耶伦访华时说到了美国自身的经济问题,您认为美国目前还存在哪些迫切的经济问题?

李成威:当前美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各种矛盾交织,需要考虑几个方面风险的权衡问题,特别是经济增长和债务压力、通货膨胀之间的权衡,美国现在处于想要兼顾的状态。美国想通过加息控制通胀,但这又会影响经济。与此同时,美西方主要经济体处在高通胀、低增长的状态当中。所以美国国内的政策空间会越来越小,处于一个走钢丝的状态,如果某项政策处理不好,就可能会导致风险失控、失衡,给美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灾难,并最终通过其强大的风险外溢效应导致全球风险加速放大。

解决这些迫切的经济问题,需要与中国的合作。

贸易摩擦之前,中美两国之间的经贸关系,实际上还是挺密切的。随着这几年美国的行动,双边经贸关系受到影响。而中国跟其他经济体如东盟、拉美和欧盟的经贸关系,却在悄然增长。当前全球风险增大,挑战不断增加,出现包括气候变化、债务危机、地缘政治等一系列问题。这些问题的产生很多跟美国有关,但又很快“反噬”美国,这就是所谓的风险“飞去来器”效应,即给别人带来的风险,迟早会影响到自己。特别是因为美国是在全球获取配置资源和获取利益,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,对美国来讲影响相对较大。所以美国在很多领域还是需要跟中国一起,进行全球风险的治理。

 

谭主:很多人对耶伦的印象是,她是拜登政府中的一位经济学家。之前美国炒作对华“脱钩”,耶伦明确表示对华“脱钩”是灾难。耶伦为什么会用“灾难”来形容“脱钩”?“脱钩”会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什么?

李成威:耶伦在美国担任过多个重要职务,现在作为财长,自然深知贸易和投资在美中关系中有很重要的决定性意义,随着这几年两国出现贸易摩擦等问题,两国的经贸关系面临考验。

当初美国打贸易战的理由,是说跟中国的贸易逆差大,中国占了便宜。但其实美国的企业处于“微笑曲线”的高端,也就是产业链前端,以研发型企业为主。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,美国因此是通过全球经济循环,从贸易逆差中获得了更多的利益。但如果中美真的“脱钩”,经济循环无法流动,那么高端产业,包括金融、服务、技术等方面,美国的获利空间就会缩小。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从贸易量的这个角度来看“脱钩”,更多的是在全球经济循环的角度来看美国的损失。

“脱钩”还会对美元的循环造成重要影响,进而对美国造成反噬。所以美国会觉得“脱钩”不仅对世界是灾难,实际更多的对美国自己也是灾难。

 

谭主:现在中美贸易战已经进行了五年。五年之前美国的重要目标是制造业回流。但是我们注意到,其实在疫情之前,美国制造业PMI就已经跌到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?

李成威:制造业回流不是那么简单的,除了要有技术以外,还要有产业体系的支撑,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不是一天形成的,里面包含产业链的问题、熟练劳动力的问题。我们看到,虽然美国做过一些尝试,比如运用产业补贴政策,比如出台芯片法案等。这些政策措施可能短期内会有一些作用,但是,真正的回流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个人认为,美国发动“贸易战”最大的问题就是方向搞反了,把美国在全球经济循环的基础给破坏了,把美国高端产业链的优势给破坏了。美国一方面限制中国的出口,另一方面又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,这实际是破坏美国的全球经济循环,是“自断后路”。这个影响对美国来讲确实是灾难性的。所以,美国要做的,更应该是通过合作降低风险,而不是给自己徒增风险。

友情链接
您是本网站第 位访客

财科院公众号

CAFS研究生APP

CAFS导师教师APP
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826号   版权所有京ICP证 05033235
Copyright© 2020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   法律顾问: 安理律师事务所